民間武裝人員在路障邊守衛烏克蘭士兵設立檢查站盤查路人近日,烏克蘭局勢因東部兩州的宣佈獨立而依然緊張,自去年11月開始,該國動蕩仍沒有畫上句號。西方知名雜誌《經濟學家》為此發表了一篇題為《民主的病在哪兒?》的文章,就烏克蘭局勢反思民主遭遇的困境。文章認為,烏克蘭這個看似坐擁歐洲排名第二領土面積的國家,實質上一盤散沙,毫無凝聚力可言。
  >>去蘇聯化破壞共同記憶
   文章稱,蘇聯時期形成的共同歷史記憶本來應該成為烏克蘭各族人民尋找共識的出發點,但烏克蘭獨立後,基於其獨立合法性考量,反其道而行之,將蘇聯歷史描寫得一團漆黑,妄想以共同的“苦難記憶”為基礎構建共同的民族意識。烏克蘭反對派和民族主義者還企圖通過推倒列寧像,割裂烏克蘭與蘇聯的歷史聯繫。
  >>選舉制度激化民族矛盾
   文章表示,烏克蘭的議會選舉制度經過多次修改,目前實施的是簡單多數制和比例代表制混合的選舉制度。這種以選區為基礎的選舉制度在西方一些民族成分比較單純、政治秩序比較穩定的國家的確能夠更好地保護地方選民的利益。但是,在烏克蘭這樣地域衝突、民族矛盾都很尖銳的國家,這樣的選制無異於火上澆油。
   由於烏克蘭國內缺乏最基本的政治共識,各政黨的政見也趨向極端。按照東部—左翼和西部—右翼劃分的政治營壘之間涇渭分明,毫無妥協餘地。政黨通過煽動性的宣傳鼓動和對抗性的政治運動塑造選民,使地區之間、意識形態之間的分歧越來越大,進一步激化了矛盾。
  >>暴力奪權製造政治動蕩
   烏克蘭任何一個執政黨上臺都是以一部分選民的“極為滿意”和另一部分選民的“極為不滿”為條件的,全國性的中央政權就很難取得全民認同。烏克蘭國內也不存在一個類似美國最高法院或是泰國普密蓬國王般的能夠居中調停的仲裁者,最終使得這種不適合烏克蘭國情的票決民主制度,失去了其存在、運行所必需的最基本的政治權威與法律保障。
   特別是西部—右翼政黨參與選舉往往“願賭不服輸”,當選的時候認賬,一旦落選便以所謂“選舉舞弊”為藉口,轉而跳出票決民主政治的框架,通過街頭政治直接奪取政權。例如,2004年總統選舉中,亞努科維奇本已在民主選舉中獲勝,不甘心失敗的尤先科卻煽動其支持者發動“橙色革命”,迫使選舉結果作廢。如果說2004年還只是一種街頭政治,到了2013年底,則基本升級為武裝暴動了。反對派根本不再尊重民選總統和政府的權威性,直接用暴力奪權。
  >>外部勢力插手干預內政
   烏克蘭有人認為只要加入歐盟,就能迅速繁榮昌盛起來。且不說這種看法本身有多麼幼稚,烏克蘭投向西方這一行徑也是俄羅斯無法容忍的。假如烏克蘭成為歐盟甚至北約成員國,俄羅斯人賴以擊敗拿破侖和希特勒這些西方侵略者的戰略縱深將不復存在。因此,烏克蘭的票決民主制度成了俄羅斯與西方爭鬥的角鬥場。
   文章指出,要真正建立一個鞏固的民主政權至少需要公民對政治有最起碼的共識,政黨對選舉有最起碼的尊重,國家對內政有最起碼的自主。否則簡單化的票決民主,只是把一群天天罵執政黨的反對者換上臺成為統治者,再加之廣場政治的催化,甚至造成國破家亡的局面。烏克蘭的今天就是很好的樣板。 新華
  烏舉行首次民族團結圓桌會
   首次全烏克蘭民族團結圓桌會議14日在基輔舉行。烏克蘭政府和議會領導人、議會各黨派代表、兩位前總統、地方代表、歐盟代表和包括美國大使在內的一些外國使節出席了會議。
   烏克蘭代行總統職務的議長圖爾奇諾夫主持會議。他表示,烏當局願意對話和傾聽所有人的聲音,但不會為此而容忍各種非法行為。烏當局決不允許在頓涅茨克州、盧甘斯克州和整個烏克蘭搞恐怖活動和訛詐。
   觀察家指出,此次會議是西方國家督促化解烏克蘭危機行動的一部分。他們還註意到,雖然歐洲各國曾呼籲,會談應盡可能廣納各方勢力,但在11日宣告“主權獨立”的頓涅茨克及盧甘斯克武裝組織並不在受邀之列。
   另據報道 “頓巴斯人民民兵”副司令茲德里柳科14日表示,如果烏政府軍24小時內不離開其占領的頓涅茨克州哨所,民兵24小時後將開始武力行動。“我有足夠的力量,破壞小組已準備好行動。”“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政府”領導人同日宣佈,已建立最高立法機構。 據新華社  (原標題:烏克蘭的“民主”病在哪)
創作者介紹

judo

ul84ulusx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